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学习园地

申请留学 可以不当冤大头

供稿单位:中国教育报      发布时间:2013-11-21     浏览 次
 
 
 
大西瓜
    ■本报记者 施剑松
 
        理论上,一个具备出国留学能力的学生可以独立完成留学申请的全部流程,但现实中,在中国学生与国外高校之间存在一个收费高昂、规模庞大的中介产业。语言障碍、中外教育体制差异等是留学中介存在的原因,在巨大的信息不对称的掩盖下,一些留学中介越过中介服务的界限,通过虚假承诺、虚构服务甚至造假来获得暴利。于是出现了令人费解的现象——中国学生高价聘用留学中介制作了大量虚假材料提交给国外高校,国外高校又通过第三方验证中国学生材料的真假,同样需要中国学生交费。
        悖论在于,对中国学生来说,这两次消费理论上是不会同时出现的。如果中国学生交给留学中介的钱花得“值”,那么他应该不需要第三方提供的服务;反过来如果中国学生交给第三方的钱花得“值”,他也应该不需要留学中介的服务。所以,不管中国学生申请留学的结果如何,都同时要花这两笔钱,实在是当了冤大头。
 
        为了证明自己,中国学生要付两次费
 
        在美国高校的招生官看来,中国学生通过留学中介提交的申请材料“看上去都差不多”,可信度不高。
 
        中国学生交费购买了留学中介的服务以准备申请材料提交给国外高校,同时还需要交费接受国外高校建议的第三方面试,以证明申请材料真实有效。
 
       “一站式留学服务”、“专业文案写作”、“免托福、雅思成绩”……近日,中国国际教育展在位于奥林匹克公园的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在地铁站出口的走廊和会场之间,众多留学中介殷勤地向来往会场的家长和学生们派发各种宣传材料。走到会场短短5分钟的路程,记者手里就被塞了4个简易提袋和十几份广告页。
 
        从广告上看,只要是留学会遇到的问题,似乎都可以交给中介公司来解决。然而,如果你对某一项服务表现出兴趣,这些中介并不会立刻答复,而是热情又略显神秘地向你推荐公司资深的留学顾问与你“细谈”。总之,就像一名留学中介手包上的标语“世上无难事,只要肯花钱”,中介的能力似乎完全不必担心。
 
         距离国家会议中心不远,北京高校林立的五道口,一座商务楼里一间4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里,美国人孔道理和他的妻子则运营着另一项服务——面向中国学生提供美国高校建议的面试程序。
 
        这项面试服务并不复杂。办公室里隔出一间面积约8平方米的房间,主要设备是两盏大灯和一台小型摄像机,都对准了一把椅子。前来面试的学生坐在椅子上与孔道理进行12-17分钟的英语交谈,并被录成视频存储下来。然后根据学生的要求把视频寄送给一个或多个申请学校,供学校的招生官和相关教授作为录取参考。每次付费100美元
 
        据孔道理介绍,上一个留学申请季,共有1400多名中国学生接受了这项服务,今年前来面试的人数还在迅速增长,目前完成面试的学生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已经接近3倍,而价格也涨到了120美元一次。
 
        2011年开始,一些美国高校建议中国学生接受面试,理由是来自中国的申请材料“看上去都差不多”。孔道理的公司业务迅速增长与美国高校的这项需求有关,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开出的价格与另一家规模更大的公司相比便宜一些。那家公司目前合作的美国高校更多,而每次面试的价格超过1000元人民币。
 
        虽然,孔道理强调公司提供的面试重在发现学生的个性和培养潜力,但他承认,在美国高校的招生官看来,中国学生通过留学中介提交的申请材料可信度不高。他说:“美国的大学对提出申请的学生和他们所在的学校不太了解,而学生们的申请书看上去都差不多,因此面试就成为一种有效的选择。”
 
        目前是今年留学申请的高峰时段,中国学生来孔道理公司面试的预约时间排得很满。透过一面透明的玻璃墙,记者观摩了孔道理面试的过程。他随意地坐在摄像机后的椅子上,面带笑容向前来面试的学生提出各种问题,而面试学生则在高亮的灯光照射下面对镜头回答问题。孔道理说:“开始是学生的自我介绍,结尾是学生对于自我情况的补充,而中间时段的提问,每次问题都不一样。”
 
        这样没有固定主题的面试能发挥选才的作用吗?孔道理说:“就像企业招聘,一个人的语言交流能力、知识背景和兴趣,通过十几分钟的交谈就能显现出来。”
 
         其实,孔道理的公司最初的业务就是企业招聘面试。两年前,美国佐治亚理工大学的中国学生申请人数从300人猛增到1000人。在孔道理的自荐下,佐治亚理工大学同意试用他提供的面试视频作为录取参考。1年后,佐治亚理工大学正式在学校网站上建议中国学生前来这家公司接受第三方面试。
 
       孔道理说:“今年,接受我们提供的面试视频的美国大学已经增加到50所。”
  
        记者了解到,虽然中国学生接受第三方面试并非强制,但越来越多的国外高校在学校的招生网站上向中国学生“建议”提供由特定公司录制的面试视频。而对中国学生而言,这种来自目标学校的“建议”很难拒绝。
 
        这也直接为孔道理这样的公司创造了大量的业务。正式提供这项服务仅仅两年,孔道理的公司业务增长迅猛,不仅面试人数快速增加,服务的城市也从北京增加到了郑州、杭州、沈阳和苏州。
 
       然而,来自国外高校的面试需求,对中国学生却是一个明显的消费悖论。
 
        孔道理说:“学生来面试,我们会让他填写一张表格。不少学生连自己申请留学的电子邮箱和唯一的申请编号都不知道。”显然,这些信息都掌握在中介公司手里。也就是说,这些中国学生交费购买了留学中介的服务以准备申请材料提交给国外高校,同时还需要交费接受国外高校建议的第三方面试,以证明申请材料真实有效。
 
        洋校张开怀抱,中介封锁消息
 
        中国赴外留学生今年预计将达到四十五万人其中近一半是通过各类留学中介提交申请材料。
 
        中国学生可能并不知道成绩和基础条件具备后通过现场面试就可以被学校录取。
 
        根据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发布的数据,2012年,中国赴外留学生达到39.96万人,2013年预计将增长15%,达到45万人,其中47%是通过各类留学中介提交申请材料。
 
        伴随着中国出国留学人数的持续增长,对留学中介的投诉也在增加。2012年中国消费者协会公布的报告显示,消费者对留学中介服务的投诉已经成为近年来增长最为显著的投诉门类。
 
        据媒体报道,有的留学中介向中国学生开出空头支票,承诺“无论学历、无需语言”、“名校申请99%高成功率,包你轻松实现留学梦”,但收费后应该提供的服务却一拖再拖,拖到承诺到期无法兑现即以各种理由推卸责任,不了了之;有的留学中介没有得到国家权威认证机构认证,把授予欺诈性学位的国外“野鸡”学校包装成所谓名校,借此蒙骗消费者;还有的留学中介虚构各种承办事项额外多次收费欺骗申请人……
 
       在媒体曝光的留学中介欺骗伎俩中,封锁信息是最主要的手法。
 
       打开网络搜索引擎,搜索关键词“留学中介”。浏览这些留学中介公司的网站,主要内容除了醒目的成功案例和各路权威专家的介绍,就是关于留学的各类信息的拼凑。与公司业务密切相关的服务项目列表和价格一概没有。这些留学中介公司在信息服务方面的冷淡与广告宣传时的热情形成了鲜明对比。
 
        记者尝试以申请留学的学生身份分别登录排名靠前的3家留学中介公司进行在线咨询。虽然每一家网站都用醒目的广告栏注明“留学专家在线咨询”,然而面对记者提出的一个关于留学的常识性问题,3家公司的“在线专家”都没有给出答案,而是表示可推荐“资深专家”与记者个别交流,并不停地要求记者留下手机或电子邮箱以便登记。
 
        在今年的中国国际教育展上,来自英国的桑德兰大学在展会现场打出了“现场打印录取通知书”的大字标语,中国学生只要雅思分数达到学校要求,现场就可以与学校派来的教授进行面试交谈,达到学习要求即可得到现场打印附有一定条件的录取通知书。
 
        记者注意到,国际教育展上42个国家近600家教育机构中,近两成机构在展台前贴出了现场面试评估的告示,学生或家长可直接向招生代表咨询学校情况,并现场评估录取的可能性。
 
        然而,这一便利方式并没有受到中国学生的追捧。大多数时候,中国学生和家长都围着国外高校聘请的中文雇员咨询,而从国外远道而来的招生官们却无所事事。两天里,可现场打印录取通知书的桑德兰大学只发出了十几份录取通知书。
 
        桑德兰大学中国区域主任林国财说:“我感觉中国学生可能并不知道成绩和基础条件具备后,通过现场面试就可以被学校录取。”
 
        林国财介绍,桑德兰大学的面试是录取的辅助手段。通常面试主要有3种情况,一种是专业要求必须面试,如艺术设计专业和传媒专业,学生需要带着自己的作品当面跟老师交流以证明拥有入学的专业基础;一种情况是学生托福、雅思的成绩不够,但通过面试可以证明他的听说读写能力足够入学;还有一种情况是非标准入学,一些低学历申请人希望进入更高学历层次学习,可以通过面试证明自己的履历适合入学。
 
        面对迅猛增长的中国留学生源,桑德兰大学已经在北京和深圳设立了办事处。林国财说,我们希望更近地接触到中国学生,但因为对国内教育体系不熟悉,也借助一些留学中介机构向中国学生推介学校。但他强调,他们对留学中介有准入的标准,一旦发现中介有违规行为即中止合作,“近两年,我们已经发现有中介提交虚假申请材料并中止了与他们的合作。”
 
        像桑德兰大学这样渴望更近接触中国学生的外国高校不是个例。记者了解到,近年来,美国的芝加哥大学、圣母诺特丹大学等高校纷纷在中国设立了办事处。
 
        圣母诺特丹大学驻北京办事处国际事务助理教务长刘战说,5年前,圣母诺特丹大学全校有8000名本科生,只有不到5个中国留学生,现在这个数字已经增长到100多个,差不多每个宿舍都会有中国学生,是亚洲国家里是最多的。
 
        圣母诺特丹大学的办事处位于北京中关村,最新成果是跟中国人民大学合作建立了一个双学位硕士班。刘战说:“我们不是招生办公室,但也帮助安排招生官去中学,同时接待一些英文不流利的家长的咨询。”
 
         对于学校与留学中介的关系,他说:“我们不会与中介直接合作,但中介向中国家长推荐圣母诺特丹大学,我们不会干涉。但我听说一些中介提供的学生SAT成绩是错的,推荐信不是真的,作文不是真的等,对于这种情况,我们会觉得‘不公平’,一经发现,录取完全不会考虑。我们建议家长,如果想报考圣母诺特丹大学,最好直接与我们联系。”
 
       说完他从办公桌上拿起两份学校的中文简介递给记者,笑着说:“这就是我们渴望与中国家长直接沟通的证明,要知道,中文的介绍,以前可没有。”
 
        缺位的信用体系亟待建立
 
        中国学生两次交费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申请真实有效实际上是在为中外教育体系之间缺乏信用系统买单。
 
        美国高校的招生官们建立了一个常态化的信息分享机制中国学生通过留学中介提交虚假的申请材料,风险和损失将越来越大。
 
        欧美国家高校的正常录取体系究竟与国内高考有什么不同?
 
        刘战介绍说,以圣母诺特丹大学为例,学校在美国正常的招生体系是一个招生官负责6-7个州。招生官对这些州的中学很熟悉,对这些学校的校长和申请指导教师也很熟悉。文化成绩达到学校录取基础标准的学生提交的入学申请,招生官通过学校或指导老师就可以辨明申请材料的真假。
 
        刘战说,美国的大学招生官、中学和指导教师之间存在的信用体系,为学生的申请提供了担保。换句话说,现实中,中国学生两次交费是为了证明自己的申请真实有效,实际上是在为中外教育体系之间缺乏信用系统买单。
 
        中国学生申请国外高校面临巨大的信息不对称,刘战认为,对国外高校来说,来到中国同样面对巨大的信息不对称。
 
        他说,我们对中国学校的课程体系不了解,对中国的学校和学生指导教师不熟悉,缺乏一个可以信任的稳定系统,招生资源没法做到像美国那样的程度。
 
        面对信用系统缺失的现实,一些国外高校已经开始做出调整。刘战介绍说,目前美国排名靠前的20余所高校的招生官们已经建立了一个常态化的信息分享机制。例如,一份名为“如何在申请材料中发现风险”的表格已经在这些学校的招生官之间共享。表格上列出了一些招生官总结的辨别申请材料真伪的方法。也就是说,如果中国学生通过留学中介提交虚假的申请材料,风险和损失将越来越大。
 
        圣母诺特丹大学也开始在中国举行小规模的面试。今年,他们从600多名申请者中择优发出了20余份面试邀请。4名从学校本部赶来的教授与学校在中国的校友组成面试团队,两天的时间里,申请者们参加了各种面试性质的集体活动,最终有一半学生被录取并获得奖学金或助学金。
 
        有的高校更倾向于和中学的专职留学指导教师建立密切联系。北京四中海外留学办公室副主任王实,是国内中学中第一批从事留学申请指导的专职教师之一。因多年指导学生成功赴美攻读大学,2009年应哈佛大学招办主任邀请,开始参加由哈佛大学和美国大学委员会举办的“美国大学招生录取研习会”,此后就多次参加并为美国常春藤各校招办负责人解读中国学生赴美攻读本科的发展变化。
 
        王实说,国内中学出现专职留学申请教师,是选择出国留学的学生迅速增加的直接结果,随着越来越多学生从国内中学考入国外高校,国外高校直接来到国内中学推介学校的情况也越来越多。“我能感觉到,国外的高校更倾向于与中国具有声望的学校建立直接的稳定联系,而有资源派出人员到中国来的还是少数,国内学校中设有专职留学指导教师的学校也仍是少数。”
 
        不良留学中介的欺骗伎俩仍在层出不穷,第三方公司的业务仍在迅猛增长。跨越语言和距离的障碍,在中外不同的教育体系之间建立稳定的信用体系,已是当务之急。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